當前位置:人天新聞
人天新聞

鄒進:七七八八說版本

2020-05-07 05:11:48(已瀏覽220次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請刷以下二維碼訂閱人天書店集團官方微信平臺! 


七七八八說版本
鄒進
應了《全國新書目》劉冬燕之約,寫一篇有關版本內容的短文。我對版本沒有任何研究,只能借這個題目,說一點工作生活中的所做所為,所見所聞。很多年前,我在《中國》文學月刊工作的時候,馮夏熊跟我說,他有一部俄文第一版的《戰爭與和平》。他說那是他父親留給他的。他的父親是馮雪峰,湖畔派詩人,文藝理論家。在我心里油然產生了一種敬意,一是對這個版本的敬意,一是對這個家庭的敬意。

我所了解的版本,應該是一部書籍自身的差異,影響它的有版次,年代,版式,裝幀,裝訂,紙張,字體諸多因素, 更包括內容的增刪,修改,變化,甚至還會包括在流傳過程中留存于書上的題跋,批校,藏章印記。這些特征就構成了一部書籍的不同版本。比如說,《四庫全書》手抄了7部,那就是7個版本。因修成于不同時間,所以收書數量、內容或多或少有些差異。其次幾千名抄手水平參差,工作態度各異,也造成許多錯訛。但我們在館配工作中很少用到版本知識。館配還只停留在版別和版次這兩個方面,盡管這兩方面也很重要。

在我做館配這22年中,有兩個用戶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一個是南京大學圖書館的采訪部主任陳遠煥。他采選圖書非常嚴格,尤其是對版別的選擇,我記得他說,社科文獻出版社的書,他只查重,只要不重全部勾畫,其他出版社就是大社他也要甄選。他這樣采選,速度非常慢,訂單也非常少,經費在他手里肯定是花不完的。我盡量跟他保持著良好的關系,心里也非常著急,畢竟我是想多賣書。他的這種精神,與其是對單位負責,不如說是對他自己負責。不入他眼的書,他是絕不讓它流入圖書館的。

另一個是北京市第十五中學圖書館的館長。1998年,剛轉型做館配,那時我們還有實體店,在西四中國地質博物館內。那個老師采的書,幾乎全是三聯書店的,一次采兩三萬碼洋,那時就是大客戶了,但三聯的折扣高,就算采了不少,留給我們的利潤也不多。想讓她采一些其他社的書,她都很勉強。但我還是為十五中的學生感到慶幸,有這么一個老師為他們選書。讀什么書,成什么樣的人。我記不得她的名字了,寫這篇短文時,我問了好幾個那時店里的員工,但時間實在是太久遠了。十五中的學生應該記住她。

在圖書館評估之前,沒有生均人均冊數的要求,圖書館有一項重要工作是剔舊,每年或定期把沒有價值的圖書作報廢處理,騰出庫容給新進的圖書。我就發現了,有很著名的圖書館剔下來的書,如果放在孔夫子網上去賣,要加好幾倍的價錢。聰明人只要盯著這些館什么時間剔舊,當廢紙買回來,什么不用干也發財了。好書遇到不讀書的人,那是書的悲劇。去年,陳源蒸老師托我辦一件事。(陳源蒸,圖書館學家,圖書館自動化專家,在文獻編目領域有大量專著,并且有豐富的專業藏書。)他年齡也大了,孩子也不在這方面發展,希望我幫他把這些書捐給圖書館。在整理這些藏書時,發現有許多民國時期和建國初期的出版物,叫我這個非專業的人,也能看出那些寶貝。很多書籍肯定會有版本價值。但時代久遠,都有不同程度的殘破,我真擔心捐到圖書館,再被他們做了剔舊。

我有一個師兄叫劉福春,社科院文學所的資深研究員。他是中國新詩版本收藏家,也是著名的新詩版本學家,無人能出其右。他早年追隨唐弢做中國現代文學史研究。唐弢就是著名的版本收藏家。他去世后,大部分藏書都捐給了中國現代文學館。家里留存的書,很多年后委托保利拍賣,光是產品手冊就是厚厚的一本書。劉福春退休后,有幾所大學聘請他,他先是答應了山東大學青島分校,我幫他托運的資料,第一批就是60箱,這只是他藏書的極小的一部分??墒瞧刚埶温毜氖掷m,層層報批,一年多都沒有搞下來,他也沒耐心了,就去了四川大學。川大為他成立了新詩研究所,他為川大建立了博士點,招收博士研究生。我真是為山大可惜了。

現在圖書館的采選水平乏善可陳,影響它的因素有多個方面,一個是招投標的制度所導致的低價中標,肯定會傷害到藏書質量。如果將貨就價的話,誰還愿意賣好書呢?這個跟版本沒關系,不在這里說。另一個因素就是采選人員的專業水平了。采訪人員應該知道每一個出版社的特點,它所專注的出版方向,中國一共不到600家出版社,搞清楚并不難。同一種書籍,哪個出版社最好,同一類的書籍,又是哪個出版社最好。一般來說,綜合性的大社出版質量總體是有保證的,但也不排除一些專業性的小社,在它的出版方向上,比綜合性大社更具權威性。比如文化發展出版社,由于改了個不倫不類的名字,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前身是印刷工業出版社,印刷包裝類圖書及相關大專院校專業教材,它才是最強的。我們在做核心書目模型時,把出版社的專業方向,作為最重要的好書因子,給予了最大的權重。

還有很多出版社,選題策劃能力或是發行能力比較弱,它們就利用出版的雙軌制,和民營出版公司合作出版圖書,說白了就是賣書號。在一次會上,一位國企老總肯定地說,出版社沒有賣書號,哎吆喂,他說的話他自己相信嗎?賣就賣了嘛,不說賣就是了,畢竟這還算是出版事業的一個進步,改革開放都是從試點開始的。民間資本進入出版領域,催生了很多優秀的作品。但這也給采訪工作帶來很大困難,合作出版的圖書掩蓋了這些出版社的專業方向,出版社對合作出版的內容關心不多,主要是把握出版的紀律。出版業也有它的“荷蘭病”,如果賣書號比賣書更省事,來錢更快,那還出書干嘛?久之,出版社選題能力更加羸弱,發行渠道更加狹窄。采訪人員對這些出版社出版的圖書,更需要嚴格地甄選。

出版業有一個詞叫做租型,型是什么?型就是版?!鞍妗笔呛啝r代以木制作的書籍的一種形制,印刷術發明后,用以印刷書籍的木版也稱版。而書稱“本”,合在一起就叫版本。鉛字印刷的時代,給鉛版澆注紙型以備重印,有了紙型就不需要保留沉重的鉛版了,鉛字也可以回爐了。紙型在教材上用的比較多,教材重印的比例大。但我們發現,一般圖書的印刷文件也是可以重復利用的。出版社不太注意它們過往的圖書,特別是學術圖書,半衰期是很長的,出版社可能早就沒有庫存了。如果出版社不再重印,我們可以用租型的方式,從出版社那里拿過來重新出版,這既節省了出版資源,也使得這些精神財產繼續造福社會。
 

上一篇:青龍湖庫房|現采回歸,與圖書館老師的“網戀”終于“奔現”

下一篇:新冠肺炎疫情中高校圖書館應急服務之“最”

公司地址:北京市豐臺區曉月中路15號 通信地址:北京100165信箱58分箱 郵編 100165
京ICP備05020216 京工網安備1101055226號 企業網聯系電話:(010)51438155-811
北京人天書店有限公司 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福建31选7最新开奖出球顺序